杭州亭趾实验学校
杭州亭趾实验学校
杭州亭趾实验学校
学院首页 新闻资讯 走进实验 教育教学 招生专栏 实验校友 成长记录

Θ 当前位置: 主页 > 招生专栏 > 在武汉话里栽脉子就是很栽的人

在武汉话里栽脉子就是很栽的人 未知
 
  
  
  不幸我就是被人称为栽脉子。
  
  我还记得我对门的芳邻得意的狞笑,是她赐了我这样的大名,也似乎正因此我越发的栽了。以至于让我几乎开始相信那些关于本命年
 
的传说。据说正月初一那天就要系上红腰带或者红内衣。为的是辟邪。可惜我当时听了只不过付之一笑而已。如今那个阴毒贪婪的女人已
 
经买了房子,而我每月却要为店租房租而憔悴。我很久没听过她叫我栽脉子了,因为我已经和这个妖女视如路人,只是她给我的名号却流
 
传开来。
  
  周立波说,网络成了泄私“粪”的地方,泄的人多了就成了公“粪',网络也就成了公共厕所。这样的话只是借奇谈怪论哗众取宠而
 
已。为了消磨时间者有之,寻找慰籍者有之,接受资讯者有之,更有男盗女娼借上网之名坑蒙拐骗掠人钱财。网络只是社会的缩影而已。
  
  像我这栽脉子,上网的目的却不过是发牢骚而已,单纯得很。
  
  或者也并不很单纯,我也想找回子玉。找到一个欣赏我的人,理解我的人。只是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现实的世界里戴着那样一顶
 
帽子,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想找回一点感觉回来。
  
  如今观自在销声匿迹了,清风拂晓化为无形,萝萝,舍予。。。都自得其乐。正好借稀烂的长城宽带到期隐身,从此安心做个栽脉子
 
  
  原本我也有在本命年里翻身的希望,但棉纱的发疯,加上城管的发狂,这两招一招狠似一招,将我摔倒在地,还压上石头踩上一脚,
 
教我永世不能翻身。
  
  可是我很得意自己如此栽的处境,她让我有股子怨气郁郁缠绵不尽,这是小说家必须的内在条件。满纸自怜题素怨,也是前世的冤孽
 
  
上一篇:这点子蜻蜓点水的安慰反而更让我抑郁缠绵的心更加缠绵抑郁 下一篇:每次去赶集我都要骑着它带着超过我体重的货物
中山路上仍然很多车呼啸疾驰而过 按气候学上的标准武汉现在还是秋 这点子蜻蜓点水的安慰反而更让我 所谓鬼闹也者就是利用三分姿色以 我校游泳队荣获深圳市中小学生游 我一生犯过了许多可谓愚蠢的错误 感恩教师,一路有你 快乐学习 安全先行 ——记初中 曾经一个很熟识的女人在妻的手里 以爱之名 砥砺前行 ——记初中 学习秘笈大放送 ——记初中部 我们的社团 我们的精彩 在武汉话里栽脉子就是很栽的人 本来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却只能带几 安全无小事 责任重泰山 ——记 每次去赶集我都要骑着它带着超过 也再也没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逍 我希望这条街能早一点拆掉现在的
 Copyright 2017 杭州亭趾实验学校 版权所有 
  地址:商务园东区556号楼   电话:022-3648-5017      网站优化技术支持:小松